吏治作为一种政治管理,具有时代性、阶级性、历史性。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要求,不同的阶级有着不同的标准,都有代表谁的利益、为谁选人、选什么样的人、为谁服务的问题。奴隶制下的用人与奴隶制时代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制度密切相关,封建制下的用人与封建时代的社会经济政治相关,所谓“贤能”,是在这个大前提下的“贤能”,是与当时占统治地位的社会阶级对人才需要的标准不同。我国历史上荐举制、察举制、科举制等用人的演变,都是与社会制度相应地、与同一制度内统治阶层的历史阶段不同而调整变化的结果。因此,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那样,我国古代吏治思想和做法既积累了丰富的治吏经验,也带有明显的历史和阶级局限,其中有不少封建糟粕,这是我们必须注意的。对历史的经验,我们要本着择其善者而从之、其不善者而去之的科学态度,牢记历史经验、牢记历史教训、牢记历史警示。

“我从事的专业,同李学勤先生的主要研究领域距离较远,他也比我年长很多,虽然一同在中国社科院历史所工作了十多年,但直接的接触还是非常有限的。”辛德勇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道。在有限的接触里,先生真学者、真性情的一面给辛德勇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。